<rp id="vuo9h"></rp>
  • <dd id="vuo9h"></dd>

    首頁 > 宏觀 > 正文

    大西安都市圈或擴容, 渭南、楊凌如何融入?

    2018年11月22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宋興國  

    根據官方規劃,在以西安、咸陽、渭南、楊凌、西咸新區為主體的約1.76萬平方公里規劃范圍內,將打造國家一級城市群。專家表示,大西安與大西安都市圈不能混為一談,渭南、楊凌要并入西安的傳言并不正確。

    大西安最近又受關注。

    近日,有媒體發布了《大西安2050空間發展戰略規劃》(以下簡稱《戰略規劃》)的部分內容。該規劃稱,在以西安、咸陽、渭南、楊凌、西咸新區為主體的約1.76萬平方公里規劃范圍內,實施“北跨、南控、西進、東拓、中優”空間戰略,促進大西安與周邊城市協同發展,共同打造國家一級城市群。

    這已是官方推出的第三個“大西安”版本。21世紀經濟報道從多方了解到,目前西安市已完成了《戰略規劃》的編制工作,但尚未通過上級部門審議,《戰略規劃》將更多作為概念性規劃供研究使用。

    打造國家一級城市群

    據了解,此次《戰略規劃》由西安市規劃局負責編制,在編制過程中,曾邀請新加坡規劃大師劉太格參與。

    規劃提出,在以西安、咸陽、渭南、楊凌、西咸新區為主體的約1.76萬平方公里規劃范圍內,實施“北跨、南控、西進、東拓、中優”空間戰略,促進大西安與周邊城市協同發展,共同打造國家一級城市群。

    其中,“北跨”主要為構筑格局。實現跨渭河發展,打造渭河世界級濱水景觀帶,依托工業大走廊,推進富閻一體化,形成大西安發展的強勁驅動力。重點通過富閻板塊、渭北工業組團、西咸空港組團的發展,加快大西安北部“工業增長極”建設,使渭北區域成為工業新重鎮、城市新組團。

    “南控”主要為深化管控。通過劃定秦嶺生態控制線,優先生態保育,嚴控開發建設。使秦嶺北麓成為綠色經濟帶、旅游休閑帶、生態大屏障和大西安城市后花園。

    “西進”主要為強化融合。對標雄安新區,建好西咸新區,推進西咸一體化,統籌城鄉發展,拓展城市發展腹地,使大西安進入“雙子城”時代。

    “東拓”則主要為拓展功能。依托大西安東軸線,以全運會、自貿區、“一帶一路”峰會會址等大項目帶動,使東部區域成為開放新高地、國際化大通道、服務業增長極,面向世界的時尚新窗口。重點通過大西安新中心、臨潼文化旅游度假中心、臨渭現代服務中心的打造,輻射帶動整個東部區域發展,加快大西安新興功能的拓展。

    “中優”則主要為中心城區提升優化。重點通過實施城市有機更新,疏解人口、降低密度、推進產業轉型,加快中心城區優化提升,彰顯千年古都底蘊,建設中華民族共有精神家園標識地。

    陜西省決策咨詢委委員、陜西省房地產研究會會長王圣學表示,《戰略規劃》以西安、咸陽、渭南、楊凌、西咸新區為主體進行規劃,有利于大西安都市圈交通、醫療、教育等資源分配和組織工作的開展,對加速功能疏解和產業集聚,提升城市群內城市吸引力有著重要作用。

    王圣學同時指出,《戰略規劃》屬于概念性規劃,更加偏向于研究性質。目前尚未經由上級部門批準,還不具有法律效力。一些傳言稱渭南、楊凌將并入西安,并不正確。

    大西安≠大西安都市圈

    21世紀經濟報道了解到,在此次《戰略規劃》之前,關于“大西安”的設想,已有兩個版本。

    第一個版本是2010年,西安市曾發布《大西安總體規劃空間發展戰略研究》,提出建設涵蓋西安市和咸陽市的秦都、渭城、涇陽、三原“兩區兩縣”在內的大西安。

    第二個版本是今年初,國家發改委與住建部發布的《關中平原城市群發展規劃》(以下簡稱《發展規劃》)曾提出,要在關中平原城市群構建“一圈一軸三帶”的總體格局。其中的“一圈”,就是指由西安、咸陽主城區及西咸新區為主組成的大西安都市圈。

    有受訪人士指出,“大西安”含義的兩次變動,背后有著政治、經濟等多方面復雜因素的影響。而其中爭論最多的點,就是“大西安”建設可能帶來的行政區劃調整。

    對此,陜西省城市經濟文化研究會會長張寶通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從《戰略規劃》已公布的內容來看,實際上回避了大西安行政區劃調整的問題。但在國家發改委上述《發展規劃》中,專門提出要“推動西安、咸陽一體化發展,按程序合理調整行政區劃”,并要求“國務院各有關部門”在“優化行政區劃設置等方面給予積極支持”,實際上就已經打開了西安咸陽行政一體化的政策口子。

    張寶通指出,應當嚴格區分“大西安”與“大西安都市圈”。西(安)咸(陽)一體化是要通過行政區劃調整組建大西安,而楊凌、銅川、渭南都是獨立的城市,只是作為西安的衛星城市,與西安一同構建大西安都市圈。因此,不能把西咸一體化和楊凌衛星城、西銅同城化發展、富閻一體化、西渭融合發展等混為一談。

    對于大西安都市圈與關中城市群如何發展,劉太格此前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很多中國城市“大城市病”主要是把城市當做單體、而非族群的結果。比如北京,若把它分為5-6個人、給予適當健康的體重,問題會大為簡化。有了城市細胞,形成多個商業中心,可降低鐘擺式的交通壓力。

    具體到西安,劉太格表示,他在規劃中將大西安分成2個城市、3個片區,底下再分成11個片區,11個片區底下再分成68個衛星鎮,之間都有快速路、地鐵和適當的鐵路交通,最后形成框架式的城市規劃。(編輯:李博,如有意見或建議請聯系:songxg@21jingji.com)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