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vuo9h"></rp>
  • <dd id="vuo9h"></dd>

    首頁 > 金融 > 正文

    全球央行美債持倉策略分化 中國連續4個月減持

    2021年08月18日  05: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植 

    面對美聯儲提前收緊QE步步臨近,各國對美債的交易策略悄然分化。

    面對美聯儲提前收緊QE步步臨近,各國對美債的交易策略悄然分化。

    8月17日凌晨,美國財政部公布最新的國際資本流動報告(TIC)顯示,6月中國持有的美債規模較5月份環比減少165億美元,出現連續四個月減持,且持有美債總規模降至1.062萬億美元,創下去年10月以來的最低值。

    此外,當月比利時的美債持有量也較5月份環比減少79億美元,創下2020年9月以來的最低值。

    相比而言,日本、愛爾蘭、開曼群島、盧森堡等國家和地區的美債持倉量則有所回升。比如6月日本持有的美國國債規模較5月份環比增加111億美元,至1.277萬億美元;開曼群島更是增持美債約160億美元,持倉量創下過去1年以來的最高值。

    一位華爾街多策略對沖基金經理表示,各國對美債的交易策略之所以出現分化,主要是受到6月負利率歐洲債券規模激增的影響。受6月美債收益率一度大幅回落影響,負利率歐洲債券規模激增至過去6個月以來的最高值——7.9萬億歐元,不但導致日元利差交易資本轉而買入美債尋求正回報,也令對沖基金調整債券到期持有策略——棄歐債投美債,導致對沖基金云集的開曼群島、盧森堡等國家和地區美債持有量驟然上升。

    “但是,這種美債增持潮未必能持續很久?!彼赋?。畢竟,美聯儲提前收緊QE預期持續升溫、加之美國兩黨圍繞調高美國債務上限陷入激烈博弈,令市場擔心美債價格將趨降(收益率回升),導致這些對沖基金與日元利差交易又將拋售美債避險。

    值得注意的是,多數美國對沖基金經理與經濟學家均認為,受美聯儲提前收緊QE等因素影響,年底10年期美債收益率將回升至1.6%附近,較目前仍有約37個基點的漲幅。這預示著全球資管機構與主權財富基金都必須為美債價格下跌“未雨綢繆”。

    “可以預見的是,負利率歐債規模激增更像是一個短期沖擊,未必會影響全球央行繼續減持美債避險的大趨勢?!币晃幻绹笮唾Y管機構資產配置部主管向記者指出。需要注意的是,一些國家減持美債舉措未必等同于削減美國資產規模。

    “我們注意到,不少國家一面減持美債,一面增持美國機構債、企業債與高股息美股,爭取在高通脹壓力下盡可能實現更可觀的正回報?!彼毖?。

    多國逆勢增持美債探因

    “美國財政部的這份國際資本流動報告(TIC),的確出乎市場意料之外?!鄙鲜龆嗖呗詫_基金經理向記者表示,由于市場預期美聯儲可能會在三季度末提前收緊QE,很多華爾街投資機構預測各國央行將會持續減持美債避險。

    在他看來,部分國家和地區之所以“逆勢”增持美債,主要受到兩方面因素的影響,一是日元利差交易再度活躍。具體而言,6月以來10年期日本國債收益率持續下跌至零附近,加之負利率歐洲債券規模激增,導致日元利差交易轉而選擇配置美債博取正回報,令6月份日本持有美債規模不降反增;二是6月以來負利率歐債規模激增導致大量對沖基金調整了債券持有到期策略——拋售歐債轉投美債以確保正回報,導致對沖基金云集的盧森堡、愛爾蘭、開曼群島等國家和地區美債持有量增加。

    這些國家和地區持有美債規模增加背后,某種程度折射出日元利差交易資本與對沖基金對押注美元回升獲利的興趣日益增加。畢竟,美聯儲提前收緊QE政策有助于美元匯率反彈,這些資本迅速買入美債,既能獲取債券價格上漲收益,也能博取美元升值的匯兌收益。

    數據顯示,6月美元指數反彈幅度達到約2.3%,10年美債收率從月初的1.60%降至1.46%(債券價格上漲),令他們無論從債券價格上漲,還是美元升值均獲取不菲的收益。

    一位美債經紀商向記者表示,對沖基金與日元利差交易資本驟然加倉美債,還因為他們看到當月美國資本市場美元流動性持續泛濫導致美債價格易漲難跌,因而涌入美債市場買漲套利。

    “但是,這些資本對美債的追捧力度,未必會持續很久?!彼毖?。畢竟,8月以來美國兩黨圍繞調高美國債務規模上限的博弈趨于激烈,加之美聯儲越來越多官員力挺盡早收緊QE,令美債價格承受日益巨大的下跌壓力(收益率上漲),因此他們很可能會選擇盡早獲利離場。

    這位美債經紀商認為,除非全球疫情再度卷土重來導致經濟衰退風險增加與避險情緒高漲,否則全球央行持續減持美債的趨勢不會改變。究其原因,面對日益泛濫的美元流動性(美元長期貶值)與極低的美債收益率,各國央行都在努力實現資產配置多元化以降低單一市場風險。

    全球私人資本青睞美國資產的算盤

    相比6月全球央行美債交易策略有所分化,全球私人資本則對美國資產配置興趣驟然升溫。

    據美國財政部發布的國際資本流動報告(TIC)顯示,6月海外私人資本凈買入長期美國國債109億美元,凈買入美國機構債務227億美元,凈買入美國公司債務138億美元,凈買入美股262億美元,由此扭轉過去兩個月海外私人資本凈賣出美股的趨勢,且創下3月以來的最大美股買入額。

    “這種狀況并不多見?!盉randywine Global Investment Management負責人Jack McIntyre告訴記者。多數情況下,海外私人資本要么拋債買股,要么拋股買債,同時買入股債的狀況并不多。

    他指出,這表明6月以來全球疫情形勢日益嚴峻,正改變不少全球私人資本的資產配置策略——鑒于很多國家疫情卷土重來導致經濟復蘇不確定性驟增,他們更愿將資金配置在經濟復蘇基本面相對良好的美國、中國等少數國家資產。

    “此外,美債價格由美聯儲QE政策兜底,美股還在持續迭創新高,機構債企業債違約率因美國經濟持續復蘇進一步降低,都令海外私人資本認為美國資產的安全性與收益率得到更高的保障?!鼻笆龆嗖呗詫_基金經理分析說。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全球私人資本涌入美國國債市場,令海外資本持有的美國政府債務總量在6月份增加668億美元,至7.202萬億美元,創下2020年2月以來的最高。

    “但是,這種增持狀況也未必能持續很久?!鼻笆雒绹笮唾Y管機構資產配置部主管強調說,一旦美國通脹率持續走高導致美債實際收益率趨降,部分全球長期投資機構仍可能會選擇改換門庭;此外,越來越多全球資本擔心美聯儲一旦決定扣動收緊QE扳機,將會觸發美債價格較大幅度回調,因此他們早已做好迅速離場的準備。

    “目前,眾多海外投資機構正將美聯儲固定利率逆回購工具使用規模作為評估美債價格能否繼續堅挺的重要風向標,若美聯儲逆回購規模跌破萬億美元,由此表明美元流動性泛濫局面正在轉變,美債價格就失去了最重要的上漲動能,他們將提前拋售美債避險?!彼毖?。

     返回21經濟網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