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vuo9h"></rp>
  • <dd id="vuo9h"></dd>

    首頁 > 宏觀 > 正文

    促進農民農村共同富裕:多渠道提升農民收入水平,完善農民社會保障

    2021年08月19日  05: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李莎 

    2020年我國農村居民可支配收入為1.71萬元,同期城鎮居民可支配收入4.38萬元。

    8月17日,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召開,會議指出,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在高質量發展中促進共同富裕,正確處理效率和公平的關系,構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協調配套的基礎性制度安排,加大稅收、社保、轉移支付等調節力度并提高精準性,擴大中等收入群體比重,增加低收入群體收入。

    根據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顯示,我國居住在鄉村的人口近5.1億人,占總人口比36.11%。我國低收入群體的主體是農民,促進共同富裕的重要一環也是農民。

    會議明確,要促進農民農村共同富裕,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加強農村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體系建設,改善農村人居環境。

    促進農民農村共同富裕一方面需要增加農民收入,另一方面也要完善農民社會保障。

    多渠道提升農民收入水平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農村居民可支配收入為1.71萬元,同期城鎮居民可支配收入4.38萬元。近些年,農村居民收入增速一直高于城市居民,但2020年農村居民可支配收入僅為城鎮居民的39%。

    會議指出,要鼓勵勤勞創新致富,堅持在發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為人民提高受教育程度、增強發展能力創造更加普惠公平的條件,暢通向上流動通道,給更多人創造致富機會,形成人人參與的發展環境。

    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副研究員陳明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鼓勵勤勞創新致富,堅持在發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是一句定調的話,意味著在目前的發展階段,人們致富仍然主要靠勞動和生產,而非保障和分配。

    “單靠農業,特別是大量小農戶堆積在土地上的農業,很難提高農民收入?!标惷髡J為,要真正提高農民收入,需要統籌考慮新型城鎮化和鄉村振興兩個方面。

    在新型城鎮化方面,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顯示我國城鎮化率63.89%,未來還有一定的增長空間,城鎮化推進過程會創造新的就業崗位,促進農業人口向城鎮轉移就業,提高其收入水平。在鄉村振興方面,部分農民離開農村之后,留存農村的專業農戶經營規模會擴大,收入相應提高。

    在生產性收入之外,十七大報告提出要“創造條件讓更多群眾擁有財產性收入”,十八大強調要多渠道增加居民財產性收入,十九大報告明確要拓寬居民勞動收入和財產性收入渠道。

    而農民提高財產性收入的主要渠道是土地。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二級巡視員、研究員張俊偉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農民可供使用和升值的財產主要是宅基地及宅基地上的房屋,包括宅基地和房屋能否自由出租和銷售?!稗r民提升財產性收入更多是強調盤活土地資產,順應城鎮化趨勢,為農民進城和居民下鄉創造條件?!闭亓鬓D目前仍限于集體組織內部,而真正的需求是在外部,應創造條件允許宅基地使用權向集體組織外部流轉。

    農民進城可以依法自愿有償退出農村宅基地等各項權益,“對于進城農民而言這是一個變現機制,在法律層面有法可依,但在操作環節改革一直不到位,這個問題的內在邏輯很復雜,還有待未來進一步完善”,陳明說。

    既要讓農民進城,也要允許城里人下鄉。

    江蘇省農業科學院農業經濟與發展研究所副研究員孫小龍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要促進農民農村共同富裕,除了依靠農村自身資源和農民內生致富,還需要推動城鎮人口下鄉,利用城鎮資源帶動農村發展、農民致富,如支持城鎮人口返鄉和入鄉投資、創新創業等。

    解決農民絕對貧困問題之后,要利用城鎮和農村資源發展農村產業鏈,帶動農民分享產業鏈升值紅利,促進農民增收,孫小龍說。

    張俊偉指出,具備條件的農村也可以利用鄉村歷史遺跡等人文資源和山清水秀的自然資源發展特色鄉村旅游,農民參與其中,共享旅游經濟紅利。

    多方面完善農民社會保障

    促進農民農村共同富裕,不僅要依靠增加農民收入,也要完善農民社會保障。

    會議指出,要盡力而為量力而行,建立科學的公共政策體系,形成人人享有的合理分配格局,同時統籌需要和可能,把保障和改善民生建立在經濟發展和財力可持續的基礎之上,重點加強基礎性、普惠性、兜底性民生保障建設。

    “會議給保障和改善民生定下了‘盡力而為量力而行’的判斷,這個很重要?!标惷鞅硎?,公共政策體系需要考慮平衡性,對農民和農村的兜底性措施需要建立在經濟發展和財力可持續的基礎上,不能無限度增加。

    陳明認為,對于農民而言,醫療和養老是最具普惠性、兜底性和基礎性的社會保障形式?,F在全國基本已普及了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和基本醫療保險,如新農合、新農保等。

    張俊偉指出,“農民加入社保和醫保背后有政府補貼,政府通過這類保險制度給農民托底”。農村老齡化現象比城鎮更加嚴峻,對于農村喪失勞動能力的老年人,要適度提高其社會保障水平,解決農民的后顧之憂。

    提高農村公共服務水平涉及養老、醫療、衛生、交通、教育等多個方面,除了資金支持,還需要綜合考慮醫院等公共服務設施建設位置、覆蓋人群和運營成本等因素。以醫療為例,張俊偉認為一個較好解決農村醫療的方法是在鄉里建醫務所并配置素質較高的醫生,另外安排部分醫生在各村落間巡回工作,對村民尤其是老齡村民進行身體護理。

    國家發展改革委規劃司有關負責人曾表示,未來較長時期內,農民進城仍是大趨勢。陳明指出,農民進城是自由選擇的結果,進城農民主要有兩類,一是具備一定城鎮謀生手段的農民,二是基本靠子女供養的老年人。

    而對于進城農民來說,張俊偉認為進城農民的社會保障要方便其流動,現在部分城市的醫療保險和養老保險已經打通。

    但孫小龍認為戶籍、醫療、子女教育、住房、就業等仍是擺在進城農民面前的大問題。

    孫小龍指出,一方面,尚有部分城市醫療、子女教育等社會公共服務依舊建立在戶籍基礎上,進城農民仍面臨“差別化對待”風險;另一方面,現有住房保障體系更多面向新市民和青年人,與低收入農民工群體之間適配性較差,需要聚焦進城農民,定向推出福利宿舍等住房解決方案。

    與務農相比,農民“進城”的收益更高。但在孫小龍看來,進城農民仍面臨較為嚴峻的就業考驗。受自身知識和技能所限,大部分進城農民被迫靈活就業,從事穩定性和抗風險能力較弱的工作,一旦遭遇重大突發事件,很可能面臨失業風險。未來還需要進一步提升進城農民的工作技能,提高其城市生活的抗風險能力。

     返回21經濟網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