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vuo9h"></rp>
  • <dd id="vuo9h"></dd>

    首頁 > 金融 > 正文

    愛馬仕“走水”牽連香奈兒:金融法院詳解水濕奢侈品定損關鍵點

    2021年08月19日  05: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家俊輝 

    針對愛馬仕要求以存貨價值的40%確定案涉產品實際損失的訴求,上海金融法院表示,雖然涉案濕損存貨未進行折價銷售,但在最終理算金額中已扣除了案涉存貨殘值,在公估報告認定受損存貨已全損的情況下,該院不予支持。

    兩大世界知名奢侈品牌“鬧”上了金融法庭。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8月11日,上海金融法院在其官微披露的一樁保險人代位求償權糾紛案顯示,愛馬仕店鋪的庫房空調水管爆裂致相鄰的香奈兒店鋪大量奢侈品存貨因水濕受損。保險公司向香奈兒(中國)貿易有限公司(下稱香奈兒公司)理賠后,取得代位求償權,向法院起訴愛馬仕(上海)商貿有限公司(下稱愛馬仕公司)要求賠償實際損失,但雙方就存貨水濕受損情況下是否可以認定全損等問題產生爭議。

    記者復盤這個案件,了解到奢侈品保險和后續處置貨品的一些細節。

    愛馬仕。視覺中國

    香奈兒一月兩次“被漏水”

    這個糾紛已經歷時七年余。2014年7月2日,香奈兒在上海恒隆廣場經營的店鋪發生漏水事故,導致店鋪內部的裝修、辦公用品和存貨水濕受損。

    7月30日,香奈兒公司上述店鋪內再次發生漏水,導致店鋪內部的裝修、辦公用品、IT設備和存貨水濕受損。調查后發現,香奈兒店鋪兩次漏水事故均是由其正上方愛馬仕店鋪空調冷凍水管軟管爆裂脫開所致。

    根據判決書披露,事發后,保險人蘇黎世財產保險(中國)有限公司(下稱蘇黎世財險)依據深圳市萬宜麥理倫保險公估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下稱萬宜公估公司)對上述兩次漏水事件造成財產損失進行的理算公估,向香奈兒公司支付保險理賠款952976.12元。

    2016年12日22日,萬宜公估公司出具《最終報告商業-水損》,載明被保險人香奈兒公司,事故時間2014年7月2日,委派日期2014年7月2日,檢查日期2014年7月2日,事故原因臨近的房屋管道漏水,損毀情況室內裝修、固定資產和存貨水濕受損。

    與此同時,蘇黎世財險獲得香奈兒公司出具的《權益轉讓書》,向愛馬仕公司索賠,但雙方就存貨水濕受損情況下是否可以認定全損等問題產生爭議,進而無法對理賠金額達成共識,訴至法院。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為:第一,本案是否已過訴訟時效,第二,涉案事故導致的財產損失金額。

    關于第一個爭議焦點,一審法院認為本案未過訴訟時效。首先,《保險法》第六十條第一款規定“因第三者對保險標的的損害而造成保險事故的,保險人自向被保險人賠償保險金之日起,在賠償金額范圍內代位行使被保險人對第三者請求賠償的權利”,《保險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十六條第二款規定“根據保險法第六十條第一款的規定,保險人代位求償權的訴訟時效期間應自其取得代位求償權之日起算”,因蘇黎世財險公司于2017年7月13日支付兩次涉案事故的理賠款,故本案蘇黎世財險公司訴訟時效期間自2017年7月13日起算。

    其次,《民法總則》第一百八十八條第一款規定“向人民法院請求保護民事權利的訴訟時效期間為三年。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民法總則》訴訟時效制度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規定“民法總則施行之日,訴訟時效期間尚未滿民法通則規定的二年或者一年,當事人主張適用民法總則關于三年訴訟時效期間規定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民法總則》自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故本案適用三年期訴訟時效期間。蘇黎世財險公司于2020年7月3日網上申請立案,在三年期訴訟時效期內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故本案訴訟時效期間未屆滿,愛馬仕公司關于本案已過訴訟時效的辯稱不予采納。

    關于第二個爭議焦點,一審法院認為,萬宜公估公司提供的兩份公估報告分別于2016年12日22日、2017年1日17日出具,蘇黎世財險公司亦提供了事故水濕照片,愛馬仕公司雖不認可蘇黎世財險公司提供的公估報告的結論,但是未能舉證證明公估報告存在程序違法或明顯與事實不符的情況,也未能舉證證明公估機構及公估人員資質存在問題,且公估人員依法到庭接受了詢問,陳述了理算的過程及存貨定損的計算方式,解釋了專業問題。就定損計算方式及參考價格,采用香奈兒公司提供的ERP財務系統中數據或者香奈兒公司提供的發票并不存在不妥之處,公估人員亦解釋匯率造成的價格差異,涉案貨品數量眾多,公估人員隨機抽查ERP系統中的數據計算金額與香奈兒公司主張金額進行比對屬合情合理;對于發票公估人員亦是核對了貨號和金額一致,對于10%的關稅,確有關稅單顯示手提包稅率10%,愛馬仕公司亦未能提供證據證明手提包有不同稅率,關于存貨以100%定損,因涉案存貨均遭水濕,雖程度不一,但對貨物的損害實際存在,公估人員按照奢侈品行業一般做法進行定損并無不妥,且現受損存貨均已銷毀,一審法院采納萬宜公估公司的報告結論,對愛馬仕公司就萬宜公估報告定損方式提出的辯稱意見不予采納。兩份公估報告均載明了殘值價格,最終定損金額中均扣除了殘值,且水濕貨品均已銷毀,故愛馬仕公司對于殘值不合理的辯稱意見不予采納。

    在一審中,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判決愛馬仕公司應支付蘇黎世財產保險代償款952976.12元。一審法院經審理后認為,涉案存貨均遭水濕,雖程度不一,但對貨物損害實際存在,公估人員按照奢侈品行業一般做法將存貨以100%進行定損并無不妥,且目前受損存貨均已銷毀。

    涉案濕損奢侈品怎么賠?

    但愛馬仕公司并不接受上述判決,提出以折價銷售后確定損失金額或直接以存貨價值的40%認定損失,并向上海金融法院提起上訴要求二審,理由是遭受水濕的貨物并未發生全損,水濕貨物系服裝、鞋品或皮具。水濕不會造成其使用功能下降。保險公司系因保單中載明的“商標及標識條款”而對香奈兒公司進行全額賠付,對因侵權行為之外的原因所產生的保險公司同意賠付的部分,無權向愛馬仕公司追償。

    對此,上海金融法院二審認為,根據公估報告顯示,涉案部分產品確存在水濕變形,手提包輕微色差、內襯起皺,皮具表面有水漬等一系列貨損情況。一審法院根據查明事實,結合香奈兒品牌實際情況,依據奢侈品行業慣例認定案涉存貨損失金額的做法與法不悖,應予維持。進一步而言,雖然涉案濕損存貨未進行折價銷售,但在最終理算金額中已扣除了案涉存貨殘值,在公估報告認定受損存貨已全損的情況下,愛馬仕公司要求以存貨價值的40%確定案涉存貨實際損失的上訴理由缺乏相應依據。

    據此,上海金融法院維持了原判。

    在復盤整個案件時,上海金融法院表示,本案審理的關鍵在于公估報告對水濕奢侈品存貨認定全損是否合理。

    對此,可以從三方面進行分析:

    首先,奢侈品濕損存貨的處理方式存在一定特殊性,難以采用快消品牌瑕疵品打折銷售或是洗滌保養處理后再行銷售的方式,而應結合品牌自身特點,并遵循奢侈品行業的一般慣例處理,即做出認定全損的處理。本案中水濕存貨為香奈兒品牌手提包、衣服、鞋子等。在對貨物濕損情況作出評定后,公估人員根據奢侈品行業慣例,并結合香奈兒作為國際一線品牌,產品品控較為嚴格這一情況,對水濕受損的存貨認定全損并無不妥。

    其次,上海金融法院認為,目前保險行業實踐中存貨損失的理算并無明確統一的標準,而公估報告作為有資質的公估機構對保險事故進行評估和鑒定后出具的書面文件,是損失認定的一項重要依據。

    本案中,針對公估報告,愛馬仕公司并未提出相反證據,且不存在鑒定人不具備相應資格、鑒定程序嚴重違法、鑒定意見明顯依據不足以及鑒定意見不能作為證據使用的情況,一審法院采納公估機構定損結果的做法并無不當。

    針對愛馬仕要求以存貨價值的40%確定案涉產品實際損失的訴求,上海金融法院表示,雖然涉案濕損存貨未進行折價銷售,但在最終理算金額中已扣除了案涉存貨殘值,在公估報告認定受損存貨已全損的情況下,該院不予支持。

    最后,愛馬仕與香奈兒均系世界知名奢侈品牌,兩家公司對于自己一方貨物受損瑕疵產品的處置方式和定損標準存在互相參考的價值。

    但愛馬仕公司對于其提出的香奈兒公司濕損存貨應進行打折銷售或按存貨價值40%定損的主張,并未提供其內部或其他同等級別奢侈品牌類似貨損處置方案作為參考,亦未提供相應的行業規則或者管理規定來佐證其相應主張,通過比較雙方舉證,愛馬仕公司相關主張缺乏依據,難以支持。

     返回21經濟網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