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vuo9h"></rp>
  • <dd id="vuo9h"></dd>

    首頁 > 宏觀 > 正文

    共同富?!罢憬桨浮保阂龑Ц呤杖肴后w和企業家向上向善,構建“橄欖型”社會結構

    2021年08月19日  05:00  21世紀經濟報道  盧常樂 

    此次會議從高收入人群和企業兩個方面,強調了其對促進共同富裕的作用與責任。

    除了民營經濟看浙江外,共同富裕也在向浙江看齊。

    8月17日,在中央財經委員會召開的第十次會議上,如何扎實促進共同富裕成為重要的會議內容之一。

    會議從提高發展的平衡性、協調性、包容性,擴大中等收入群體規模,促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加強對高收入的規范和調節,清理規范不合理收入,保護產業和知識產權等方面對促進共同富裕提出了具體要求與發展目標。

    在此之前,中共中央、國務院曾發布《關于支持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范區的意見》,明確到2025年,浙江省推動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范區取得明顯實質性進展;到2035年,浙江省高質量發展取得更大成就,基本實現共同富裕。

    在此基礎上,《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范區實施方案(2021-2025年)》(以下簡稱《實施方案》)很快予以發布,在細化落實發展目標、構建新發展格局、居民收入和中等收入群體增收、健全為民辦實事長效機制等九大領域,共出臺了52項細化方案與目標。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此次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上著重提出的多項共同富裕目標要求,一定程度上均能夠在《實施方案》找到“浙江路徑”和“浙江方案”,為全國其他地區推進共同富裕提供借鑒。

    例如在“擴大中等收入群體比重,增加低收入群體收入”方面,《實施方案》提出了實施居民收入和中等收入群體雙倍增計劃,推進收入分配制度先行示范;在“合理調節過高收入,鼓勵高收入人群和企業更多回報社會”方面,《實施方案》明確要全面打造“善行浙江”,建立健全回報社會的激勵機制,鼓勵引導高收入群體和企業家向上向善,參與公共事業等。

    受訪專家表示,此次中央財經委員會會議指出了鼓勵各地因地制宜探索共同富裕有效路徑,分階段促進共同富裕等目標。但如何實施落地?當前作為全國共同富裕示范區的浙江,其正在推進的“浙江方案”或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需要強調的是,浙江的路徑與方法具有特殊性,但其核心的制度和機制則是各地可復制與借鑒的關鍵。

    在實施中等收入群體規模倍增計劃方面“,浙江方案”明確了重點人群實現增收目標。新華社

    強調“橄欖型”社會結構

    記者注意到,此次召開的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強調了要著力擴大中等收入群體規模,抓住重點、精準施策,推動更多低收入人群邁入中等收入行列。

    這一點,在此前發布的《實施方案》中,則是分別從實施中等收入群體規模倍增計劃、推動實現更加充分更高質量就業、實施居民收入十年倍增計劃等方面予以規劃落實。

    其中,在實施中等收入群體規模倍增計劃方面,“浙江方案”明確了重點人群實現增收目標,同時還提出要減輕中等收入家庭在現實中必須承受的支出壓力。如《實施方案》要求激發技能人才、科研人員、小微創業者、高素質農民等重點群體的增收潛力;多措并舉減輕中等收入家庭在教育、醫療、養老、育幼、住房等方面的支出壓力等。

    在推動實現更加充分更高質量就業方面,《實施方案》要求“十四五”期間城鎮調查失業率需控制在5.5%以下,率先消除戶籍、地域、身份和性別等影響就業的制度保障等。而在實施居民收入十年倍增計劃方面,上述方案則要求健全工資合理增長機制、全面拓寬城鄉居民財產性收入渠道,以及鼓勵農民致富增收等。

    在《實施方案》中,可以發現圍繞擴大中等收入群體,“浙江方案”規定除了傳統的勞動報酬外,還新增包括投資收入、財產性收入等要素的價值變現。此外,還為“有勞動能力的低收入群體”創造機會、暢通制度、開放政策,讓這個群體在浙江能夠更多地邁入中等收入群體行列。

    “中等收入群體應該是我們整個社會未來發展的一個重要方向,也是未來協調發展的重要基礎,其對促進共同富裕將發揮重要作用?!?/p>

    上海社科院城市與人口發展研究所研究員李健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通過此次中央財經委員會的會議要求和此前發布的《實施方案》,可以看出擴大中等收入群體對促進共同富裕的重要作用。實際上,從世界發達國家的成熟社會收入群體結構來看,都是一種類似于“橄欖型”的社會結構形態,其要求的社會收入群體結構就應該是中等收入群體占社會群體的絕大多數。

    李健表示,從這點來說,“藏富于民”的浙江省內城鄉差距相對較小,中等收入群體的規模相對較多。甚至浙江東部和北部的沿海部分地區已經實現了這種社會結構特征,但如何帶動西部和南部相對滯后的地區發展,這也是浙江示范區的意義與作用所在。

    合理調節過高收入

    此次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指出,要依法保護合法收入,合理調節過高收入,鼓勵高收入人群和企業更多回報社會??梢钥闯?,此次會議從高收入人群和企業兩個方面,強調了其對促進共同富裕的作用與責任。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在鼓勵高收入人群回報社會方面,此前發布的《實施方案》中,浙江也明確了通過“建立完善個人收入和財產信息系統,依法保護合法收入,合理調節過高收入,取締非法收入”等內容。在“鼓勵高收入人群和企業更多回報社會”方面,《實施方案》里明確的“善行浙江”方案,將鼓勵引導高收入群體和企業家落實公益性捐贈稅收優惠政策,完善慈善褒獎制度等予以明確。

    “在鼓勵高收入人群更多回報社會方面,‘浙江方案’是建立在依法規范收入分配秩序,完善個人收入和財產信息的基礎上的?!闭憬迦A長三角研究院新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卓勇良向記者表示,與此次中央財經委員會會議的要求略有不同,此前《實施方案》中也有明確“合理調節過高收入”,但同時也提出了加快探索知識、技術、管理和數據等創新要素參與分配的機制。

    卓勇良認為,當前階段促進共同富裕,在縮小不同階層收入差距的同時,也要正視差距的存在,在提升低收入群體收入的同時,也要保持政策的穩定性以激發由知識、技術和管理等創新要素帶動和提升的經濟活力,保障其“做大蛋糕”的社會角色與活力。

    另一方面,在鼓勵引導企業回報社會方面,當前浙江在推進共同富裕方面從多個細分的領域明確了企業的職責與作用。如《實施方案》中提出,在保障中低收入群體勞動保障方面,支持企業開發愛心崗位、規范勞務派遣用工行為、完善和落實工時、健全以崗位和績效定薪酬的機制,以及支持企業實施靈活多樣的股權激勵和員工持股計劃等。

    “共同富裕實質上是共同創造出來的,對于企業而言本身通過規范用工、完善崗位和薪酬機制等措施就是企業社會責任的一部分,同時這也是當前浙江乃至經濟發達地區企業所處發展階段必然要做的事?!?/p>

    寧波博洋控股總經理傅宇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某種程度上來說,共同富裕也是一個共同創造價值的過程,強調企業更多回報社會,希望企業力所能及地向社會提供創造價值的崗位,在帶動就業的同時,也創造了企業自身的價值。

    傅宇表示,對于當前階段的浙江來說,很多浙企也已經發展到了這樣一個注重社會責任的階段,本身企業也是美好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當企業更多地回饋社會給有價值的人創造更多的價值,那么社會反饋給企業的價值也會越來越多,由此形成一個正向循環。

     返回21經濟網首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