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vuo9h"></rp>
  • <dd id="vuo9h"></dd>

    首頁 > 金融 > 正文

    8家城投主體評級被下調 尾部城投風險加大

    2021年08月20日  05:00  21世紀經濟報道  葉麥穗 

    據統計,今年以來已經有8家城投債發行主體評級下調。

    城投也不香了!據統計,今年以來已經有8家城投債發行主體評級下調,與此同時評級上調的城投則大幅減少。

    被下調主體評級的城投,主要是因為債券違約、行業景氣度下滑、經營能力減弱、盈利水平下降、債務壓力增大等五方面的因素。從目前來看,短期內城投債到期兌付壓力依然較大,疊加偏緊融資政策,弱資質區域的尾部城投邊際風險有所加大。

    8家城投債發行主體評級下調

    近日,中證鵬元發布公告,將黔南州投資有限公司(下稱黔南州投資)評級展望下調為負面。黔南州投資是貴州的一家城投平臺,目前中證鵬元、聯合資信等評級公司已將黔南州投資評級展望調為負面。調整原因主要在于:一是黔南州投資目前存在多筆未決訴訟且涉及金額較大;二是部分對外擔保對象存在非標違約,同時多家被擔保對象被列為被執行人和失信被執行人,且合計執行標的規模較大,黔南州投資面臨較大的或有負債風險;三是黔南州投資有多家子公司被列為被執行人,且存在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的風險;子公司借款存在欠息和未結清關注類貸款。

    從黔南州投資4月披露的2020年財務報告看,情況也不樂觀。公司利潤過度依賴財政補貼,2020年利潤總額有97.33%來自財政補貼,同比上漲54.31個百分點;同時現金流情況惡化,2020年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同比大幅下降42.66%,經營性現金流比2018年減少71.25%。其投資資產質量也雪上加霜,截至2020年末,公司應收賬款余額及其他應收款余額合計占總資產比例為33.86%;累計擔保余額占公司凈資產的比例為34.92%,都成為業績暗礁。

    城投信仰開始破滅?根據中泰證券周岳團隊統計,今年1月至7月份共有26家城投債發行主體評級下調或展望調整,其中,18家城投債發行主體展望調整,8家城投債發行主體評級下調。下調主體主要涉及基建和土地開發業務。貴州省評級下調的企業較多,涉及16家發行人,其次為山東和重慶。

    評級下調的主要因素集中在五個個方面,一是債券違約、債務逾期;二是行業因素,如行業景氣度下行、區域經濟、信用環境惡化;三是經營能力因素,如應收轉款、預付款回收風險、內部治理不善等;四是盈利能力因素,如資產、業務縮減,營收下降、盈利空間下降等;五是償債能力因素,如債務壓力增加、或有負債風險、資產流動性較弱等。在18家企業的評級報告中,償債壓力較大、資產以存貨和應收賬款為主導致流動性較弱和公司對外擔保過多存在風險分別出現了18次、15次和15次。應收賬款回收風險、借款逾期也是重要原因,分別出現13次和12次。

    城投債凈融資規模減少

    城投公司評級被頻繁下調的同時,城投債凈融資規模也在大幅減少。數據顯示,截至7月31日,今年城投債發行總量3.34萬億元,同比上漲23.14%,但凈融資規模同比下滑12.67%,投資人對于城投的態度趨于謹慎。

    尾部城投的壓力逐步顯現。財信證券分析師黃紅衛表示,銀監會“15號文”對城投平臺的融資進行了更加細化的規定,堵住了地方政府隱性債務新增的口子,主旨在于推動地方隱性債務化解,打消財政兜底幻覺,使城投信仰進一步弱化。同時,考慮到城投平臺公益性的身份、全國一盤棋的特點、縮小地方貧富差距的功能,決定了在未來較長的一段時間內城投平臺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這也決定了城投平臺的信用資質相對具有天然優勢。但“15號文”的影響也是結構性的,對過于依靠短期債務、融資行為不規范、傳統城投業務占比低、市場化業務占比高、金融騰挪空間窄的城投平臺影響更大,城投平臺的信用資質會進一步分化。在未來較長時期內,城投債仍將是值得關注的良好投資標的,出現大面積信用風險暴露的風險很低,即使出現風險也是局部性的、漸進的。具體到操作層面上,重點關注城投高有息負債率、高待償規模、非標及債券融資占比高、短期債務占比高、金融騰挪空間窄的尾部城投的再融資壓力和信用風險。

    華創證券分析師周冠南也給出關注尾部城投風險的提示。周冠南認為,目前安全屬性相對較為突出的省份為浙江、廣東和福建,其次是江西、山西和河北。收益性方面,今年以來各省城投債信用利差分化明顯加劇。貴州、東北三省、云南、青海、天津整體利差最高,且整體仍在走闊,目前基本處于歷史分位數較高點。而利差較低的發達省份,如江浙滬、廣東、北京、福建等,今年以來利差整體呈進一步壓縮態勢,處于10%以下的歷史分位數水平。整體看,短期內城投債到期兌付壓力較大,疊加偏緊融資政策,弱資質區域的尾部城投邊際風險有所加大。在城投債配置方面,建議謹慎擇券,首先考慮是否兌付,再考慮合意的價格。在研判標的違約風險時除了基于城投公司基本面及外部環境外,還應結合歷史隱含評級的變化和中債估值的波動情況綜合分析。對于風險偏好極低的機構,可在安全屬性較為突出的廣東、福建和浙江進行擇券。對于有一定風險容忍度且對收益有一定訴求的機構,可在江西、河北和蘇北進行選擇,或可在浙閩粵進行有選擇的下沉。而有高收益賬戶的機構,云南、天津和東三省等區域可進行重點關注。

     返回21經濟網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