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vuo9h"></rp>
  • <dd id="vuo9h"></dd>

    首頁 > 宏觀 > 正文

    社論丨創造更好的發展環境 促進勞動力和人才社會性流動

    2021年08月20日  05: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拓展社會性流動空間,關鍵是要建立健全專業化的市場經濟體系。

    日前,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強調,要為人民提高受教育程度、增強發展能力創造更加普惠公平的條件,暢通向上流動通道,給更多人創造致富機會,形成人人參與的發展環境。

    事實上,黨的十九大報告就曾明確提出,破除妨礙勞動力、人才社會性流動的體制機制弊端,使人人都有通過辛勤勞動實現自身發展的機會。創造更好發展環境促進社會性流動,主要是避免出現階層固化以及馬太效應。

    在中國經濟進入增速換擋期后,做大蛋糕的速度就會相對慢下來,勞動力的流動也可能會顯著放慢,具體表現為農民入城與城市化速度放緩。理論上講,經濟增量變小可能會導致社會競爭加劇,競爭的結果則往往是強者更強,弱者更弱,讓分配的不平等性顯化,假如“強者”本身主要依靠資源和階層優勢,就會阻擋社會向上流動的通道,這不僅有失公平,也會妨礙效率。

    阻礙社會性流動的主要因素之一是住房。住房是大多數家庭的主要資產,對于剛進入社會的低收入群體而言,如果家庭沒有支持其購房的能力,那么這個群體的收入將主要用于租房,自身也很可能一直是無房者,這不利于更多農村人口進入城市。因此,為進入城市的低收入者提供廉價的固定的公租房是最為緊迫的議題。當前住房問題不僅影響婚育、消費,更是阻擋更多人才流動的主要因素。

    教育是影響公平與效率的關鍵因素。高考一直被視為中國最公平的制度。但是,隨著經濟發展,城鄉與地區間的教育資源分配逐漸出現差異,同一個城市不同區域之間差距也開始拉大,富裕家庭可以通過購買學區房以及校外培訓獲得更多更好的教育資源,農村以及城市貧困家庭則會在資源競爭中處于劣勢。競爭導致的教育成本提高,很可能將加強階層固化現象。因此,當前推動教育資源的均衡化,降低校外培訓的大規模競爭,深化教育改革,促進教育公平是有必要的,但仍需加強對農村地區的教育投入。

    破除妨礙勞動力和人才流動的體制機制,最重要的是深化戶籍制度改革,加快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進程。隨著經濟增速換擋,農民勞動力轉移速度趨緩,甚至在部分地區出現了逆城市化現象,大量農民工返鄉,保持農民收入的持續增長的壓力加大。事實上,一些外賣員、快遞員等靈活就業的新一代農民工依然像父輩一樣缺乏社會保障,離實現市民化還有較大距離。只有進一步推進戶籍改革,才能保持勞動力轉移以及繼續提高城市化率的勢頭,擴大中等收入群體比重,增加低收入群體收入,不斷破除城鄉二元結構,為經濟保持中高速增長提供持續動力。

    消除腐敗,打擊壟斷,建立一個公平公正的社會秩序,可以避免產生諸多精英利益集團并避免他們搶占更多社會資源。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嚴厲打擊腐敗,消除權錢勾結的土壤,避免形成新的特權階層,但是在個別領域還存在著一定的圈層化現象,比如學術腐敗等。中國正在推動落實以人民為中心的各項改革,阻止精英集團壟斷權力與資源,這可以有效地降低階層固化風險,暢通向上流動通道。

    拓展社會性流動空間,關鍵還是要建立健全專業化的市場經濟體系。中國特殊的歷史和文化,造成了社會普遍更為重視走高考的“獨木橋”,繼而進入體制內或在國企、跨國公司等工作。在經濟規模性增長階段,一些企業不太關心標準化、專業化發展,而是關注營銷和市場占有率,對員工的專業性要求較低。這種粗放式發展的狀態在進入增速換擋期后面臨轉型壓力,非專業化的生產和管理在競爭中往往缺乏效率。

    事實上,粗放式發展模式會影響員工的專業化程度,當大部分從業者不能創造更多價值時,不僅影響國家的經濟效率,也會阻礙員工的階層躍遷。只有建立科學合理的評價體系和積極正向的激勵機制,拓寬技術技能人才上升通道與基層人員發展空間,才能進一步增強社會性流動空間。中國正在大力發展職業教育,但家長們接受度還有待提高,這主要源于目前職業教育專業性不足,從業上升通道較為有限。只有企業專注本行業,走專業化發展道路,才能提高競爭力,專業性人才的價值才會體現,促使社會對專業技能人才更加尊重,從而為更多的普通人在更多的職業范圍內提供暢通向上的流動通道。

     返回21經濟網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