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vuo9h"></rp>
  • <dd id="vuo9h"></dd>

    首頁 > 商業 > 正文

    馬來西亞疫情引發蝴蝶效應:汽車芯片再告急,中國兩月或減產200萬輛

    2021年08月20日  05: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彭蘇平 

    汽車“芯片荒”或將持續到明年春季。

    馬來西亞疫情復發,芯片生產陷入停滯,中國的汽車產業也連帶遭殃。

    近期,英飛凌、意法半導體等公司在馬來西亞的工廠先后封閉停產,業內預計,8-9月,國內將有高達200萬臺的整車生產受到影響。

    8月18日下午,意法半導體中國宣布,其麻坡(Muar)工廠的一個部門在8月16日進行隔離后,已于8月18日重啟運作。盡管如此,位于大洋彼岸的中國汽車產業界還是難解憂慮?!翱紤]到員工感染以及隔離中的員工數量,產出的恢復短期應該還是滿足不了中國8-9月的需求,缺口仍然巨大?!?月19日,博世(中國)投資有限公司執行副總裁徐大全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業內呼吁要重視汽車芯片短缺的問題。有車企建議,調研馬來西亞疫情對汽車產業的影響。

    對于馬來西亞芯片減產對中國汽車行業的影響以及相關工作的部署,8月19日,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副秘書長兼行業發展部部長李邵華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還在摸底,影響較大,但涉及范圍、深度的情況尚不清晰。目前,因涉及國外疫情影響下政府要開展的工作,協會還不便發聲?!?/p>

    一名醫務人員在馬來西亞雪蘭莪州進行新冠疫苗接種的準備工作。新華社

    斷供!斷供!

    馬來西亞疫情卷土重來已經兩三個月。今年6月1日,馬來西亞就因疫情嚴重實施了“封國”,一個月之后,疫情并未受控,原定于6月28日結束的“全面封鎖”措施再次延長,延長至何時未有說明。

    在此期間,馬來西亞的多個芯片工廠被迫停工停產。6月中上旬,當地政府宣布實施“全面行動管制令”之初,英飛凌在當地的工廠便短暫地關閉過一段時間,不過后來該工廠又恢復了運作。

    意法半導體的麻坡工廠所受影響相對較大,近日該工廠的部分車間被地方政府勒令從8月16日關閉到8月21日,而在此之前該工廠已經進行過兩輪封閉,粗略算來三次共計將近一個月的時間。

    馬來西亞是全球半導體產品第七大出口國,目前有超過50家半導體公司在當地設廠,除了英飛凌、意法半導體之外,還包括英特爾、恩智浦、德州儀器、安森美等國際半導體巨頭,當地封測產能約占全球封測產能的13%。

    而此次受影響較大的意法半導體,對汽車零部件產業至關重要,如麻坡工廠生產封測的L9369-TR芯片物料,以其為核心的汽車零部件在中國主機廠的整體覆蓋率達到7.5%,其下游的汽車零部件供應商博世公司的多款產品8月底甚至9月都將處于斷供狀態。

    盡管8月18日,意法半導體宣布其麻坡工廠的一個部門已經提前重啟運作,但仍難解中國汽車產業的燃眉之急,而即便這次恢復生產了,業內人士也心有余悸。

    “馬來西亞疫情尚處于不穩定階段,未來幾個月,仍然有隨時封廠的風險?!毙齑笕珜?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業內預計,若馬來西亞的芯片工廠長時間封鎖,將直接導致相關廠商提升價格,進而引發封測龍頭企業也提高其整個產品線的價格,一些廠商的商業條款也有可能變更,例如預付款比例提升、交貨周期進一步延長等等。

    業內初步調研結果顯示,僅博世一家預計將造成中國汽車市場8月近90萬輛車的生產受到影響,僅整車制造產業對GDP影響便達2000億元。

    一份業內人士提供的材料顯示,此次馬來西亞疫情引發的芯片停產斷供,僅8、9月對中國國民經濟的影響就將達到萬億級規模,而這樣的“芯片荒”或將持續到明年春季。

    扶持國內車規級芯片

    一次又一次的“芯荒”已經引起了中國汽車產業的重視。汽車芯片,作為關乎產業核心競爭力的重要器件,已經成為業內接下來重點攻堅的領域。

    短期來看,加大現有產能的調配力度、提升流通環節的分配效率、優化現有車型的排產計劃是當務之急;但從中長期來看,建立自主可控的汽車芯片供應鏈是繞不開的任務。有數據顯示,國內汽車的自主芯片利用率只有5%,在全球疫情來襲之時,更明顯地遇到了“卡脖子”的問題。

    “彌補供應鏈的脆弱,需要快速建立起國內車規級芯片的生產、封測能力,畢竟大多車用芯片都是采用14nm以上級別的芯片?!毙齑笕珜?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在這方面,博世已經啟動了評估小組,在國內尋找可能的合作伙伴。

    芯片產業鏈條很長,從設計、流片、制造到封測,再到最后的檢測和認證,最后進入到汽車產業成為車規級芯片,需要大量的開發、可靠性評價,還要進入管控體系。國家新能源汽車技術創新中心總經理、中國汽車芯片產業創新戰略聯盟秘書長原誠寅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整個過程加起來可能需要6-7年。

    記者了解到,與行業整體面臨的情況類似,目前國內汽車芯片在設計環節有一定的積累,但在生產、封測等環節還相對落后,目前僅中芯國際一家具備14nm及以上制程,部分廠商如華虹宏力也形成了成熟工藝,但目前出貨規模與主流供應商仍有不小的差距。

    “從芯片產業的角度來看,單純做車規級芯片難以盈利,政府的資助或許是企業產生動力的唯一途徑?!毙齑笕硎?,相關生產制造設備、技術、原材料的突破,需要政策和巨額資金的扶持。

    這注定是個長期的過程。不過,原誠寅指出,國產芯片產業目前沒有補貼,也無法依靠政策驅動讓業界使用國產企業的產品?!艾F在芯片行業只能靠更市場化的方式發展,打造一個更開放的產業生態,慢慢地成長出有競爭力的企業?!?/p>

    去年9月,在工信部電子司和裝備司以及科技部的支持下,原誠寅牽頭成立了中國汽車芯片產業創新戰略聯盟。這個組織旨在促成集成電路和汽車兩個產業的跨界融合,吸收了170多家單位,包括國內主流的整車企業、芯片設計企業以及研究院所等等,聯盟一方面促進產業間的溝通交流,一方面推動汽車芯片的技術路線、標準體系建立。

    “中國把芯片從頭干到尾、干明白還需要很長的時間,這個產業太長、太大了,需要基本的技術積累太多,現在我們要把關鍵的、核心的做出來,剩下的可以通過在這個體系中形成獨特的優勢,從而達到平衡?!痹\寅表示。

     返回21經濟網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