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vuo9h"></rp>
  • <dd id="vuo9h"></dd>

    首頁 > 商業 > 正文

    一場動真格的鋼材限產 鐵礦石價格擊穿800元/噸

    2021年08月20日  05: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彭強 

    國內市場方面,大商所鐵礦石主力合約已經降至762.5元/噸,日內跌幅7.18%,已經擊穿800元/噸的關鍵點位,與2020年10月底的價格水平相當,近一個月來跌幅接近40%。

    鋼鐵行業限產政策的逐漸落地,為整個市場情緒帶來根本性扭轉,年內漲勢風頭無兩的鐵礦石開始轉向。

    淡季開始的鋼鐵限產,在稅收政策調整的加持下穩步推進,面對即將到來的市場旺季,仍有供應偏緊的風險。在“雙碳目標”的背景下,鋼鐵產業作為全國碳排放最高的行業之一,按照2025年碳達峰的目標,其減碳進程已經必然地走入穩步推進的階段,粗鋼限產只是其中重要的一步。

    當前國內鋼材市場仍處于供需兩弱的局面,但隨著旺季來臨和限產措施的影響,后期鋼材階段性偏緊的預期將有所上升。一位鋼鐵行業人士向記者指出,目前來看下半年減產壓力較大,完全執行起來仍有一定難度。

    若下半年鋼材旺季再度出現鋼價升高帶動利潤空間加大的情況,在沒有明確懲罰措施的情況下,部分企業或出于經濟利益考慮進行增產。

    限產預期帶動鐵礦石墜落

    一場動真格的鋼材限產,帶動鐵礦石期貨連日猛烈下墜。

    8月19日下午,新加坡鐵礦石指數期貨09合約跌破130美元/噸的關口,創下3月23日以來的最低,日內跌幅達到12.85%。截至8月18日,普氏鐵礦石指數已經跌至153.1美元/噸,近一個月來跌幅接近30%。

    國內市場方面,大商所鐵礦石主力合約已經降至762.5元/噸,日內跌幅7.18%,已經擊穿800元/噸的關鍵點位,與2020年10月底的價格水平相當,近一個月來跌幅接近40%。

    自7月下旬以來,隨著各地限產政策的陸續落地,在市場供需明顯改變的情況下,年內漲勢瘋狂的鐵礦石期貨價格瞬間啞火,進入持續的墜落過程。

    自2020年底起,包括工信部在內的多個部門,均提出要堅決壓減粗鋼產量、確保粗鋼產量同比下降。但在今年上半年,由于海內外的旺盛需求,鋼鐵與鐵礦石市場持續保持熾熱狀態,價格更是飆漲到離譜的地步。部分地區的限產常會引起整體市場的劇烈波動,在高額利潤的刺激下,除了限產嚴格的河北省以外,多地鋼鐵產量都顯著增長。

    要實現預定的限產目標,整年壓力都落到了下半年。7月以來,各地粗鋼產量壓減相繼落地且效果明顯。國家統計局在8月16日公布的數據顯示,7月國內粗鋼產量已經降至2020年4月以來的新低。這一趨勢,在8月得到延續。

    從政策端來看,除了多個部門相繼喊話以外,新版鋼鐵行業產能置換實施辦法出臺,完善產能信息預警發布機制,且上半年唐山等地環保限產力度不斷趨嚴,至今都未見松懈,都展現了行業全力壓減粗鋼產量的決心。

    這份決心也顯著影響到了鐵礦石市場。由于中國鐵礦石進口占全球貿易量的六成以上,國內鋼鐵生產收縮帶動鐵礦石需求下降,直接給國際市場帶來邊際變化,進口鐵礦石價格因而發生明顯調整。

    蘭格鋼鐵研究中心研究員王靜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7月與鋼鐵行業息息相關的固定資產投資、基礎設施投資和房地產投資等多項經濟數據全面回落,導致市場對后期鋼材需求產生擔憂,這進一步加大了鋼鐵減產和鐵礦石需求再度下跌的預期。

    在海外方面,疫情后經濟復蘇逐漸進入頂部區域,大宗商品需求臨近高點,美國就業數據改善、美聯儲退出寬松的預期增強,都導致包括鐵礦石在內的大宗商品漲價動能減弱,價格或將進入長周期的下行階段。

    但就目前來看,鐵礦石價格仍處于顯著高于往年的價格水平。若當前市場供需情況持續,鐵礦石價格還存在進一步下滑的空間。

    鋼鐵產業要率先碳達峰

    鋼鐵行業是國內能源消耗的密集型產業,同時也是國內碳排放量最高的行業之一。2020年中國粗鋼產量已經超過10億噸,占據全球粗鋼總產量的一半以上。

    作為全國碳中和進程的重要組成部分,除了持續推動鋼鐵行業超低排放改造以外,控制粗鋼產量增長是遏制碳排放增長的最直接手段;同時也為了杜絕鐵礦石輸入型通脹,以及進一步參與全球鐵礦石定價權,鋼鐵限產也已經成為大勢所趨。

    7月30日,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要統籌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盡快出臺2030年前碳達峰行動方案,同時糾正運動式“減碳”,先立后破。

    由于超前的碳達峰時間表,鋼鐵行業也曾短暫遭受運動式“減碳”的質疑。此前,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建議國內鋼鐵行業在2025年實現碳達峰,中國寶武集團則將力爭在2023年碳達峰,均較全國標準顯著提前。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在業內看來,所謂的運動式“碳減排”問題并不在鋼鐵行業;鋼鐵行業目前的碳達峰目標較為合理,且具有可行性。

    蘭格鋼鐵研究中心主任王國清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多部委相繼出臺政策保障鋼鐵內需市場供應,已經為鋼鐵限產的順利推進鋪平了道路;即使今年限產目標未能百分百實現,鋼鐵行業大概率也將在明年或者后年產量見頂回落,配合產能置換以及各類超低排放改造措施、低碳冶金技術突破、二氧化碳回收利用等設施的實施,鋼鐵行業的碳減排將逐步顯效。

    碳中和目標也在穩步推進。目前,鋼鐵行業已經完成《鋼鐵行業碳達峰實施方案》初稿,并征求各方意見。該方案基本明確了鋼鐵行業的碳達峰路徑、重點任務和降碳潛力,也對相應的技術支撐進行研究。

    對于國內鋼鐵行業來說,以高爐-轉爐長流程生產工藝為主、產量占全國比例超過90%;高爐冶煉過程中的鐵礦石與焦炭氧化還原反應,是整個流程二氧化碳排放的主要來源。而廢鋼為原料的電爐煉鋼排放的二氧化碳則要顯著低于長流程,因而,提高廢鋼的回收和利用是實現鋼鐵行業碳減排的重要途徑之一。

    東北大學張琦撰文指出,除了調整煉鋼工藝結構以外,超低二氧化碳改造項目、氫能冶金、碳捕集與封存(CCS)等,都是鋼鐵工業低碳技術創新的重要方向;而鋼鐵生產中副產物的高附加值利用,諸如高爐渣制水泥、蒸汽和副產煤用于發電或化工行業等,則可以構建資源循環利用體系。

     返回21經濟網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