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vuo9h"></rp>
  • <dd id="vuo9h"></dd>

    首頁 > 財經 > 正文

    券商另類“好生意”:科創板跟投業務浮盈超250億元 全行業火熱加碼

    2021年08月05日  05:00  21世紀經濟報道  翁榕濤 

    “跟投機制類似綠鞋機制,都是為了保證IPO成功的具體舉措?!?/p>

    科創板運行兩周年之際,首批券商跟投的股票也迎來解禁。原本作為壓實券商責任的科創板“保薦+跟投”制度,無形中正成為券商盈利來源的一大增長點。

    據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統計,自7月22日以來,共有25家科創板上市公司的券商跟投股票獲得解禁,鎖定終止日累計市值為42.89億元,浮盈29.15億元。

    不過,這些個股解禁后并未出現明顯的減持潮,截至8月3日,大多數個股的漲跌幅未超過10%,漲跌幅并不明顯,最新市值為42.09億元。

    Wind數據顯示,券商跟投科創板業務普遍獲得可觀的浮盈收益,兩年總收益率達到155%,累計浮盈超250億元,這或許是其不急于減持的原因。

    此外,粵開證券研究院首席策略分析師陳夢潔指出,作為機構投資者,券商戰略配售相對更加注重長線投資,主要的考量因素包括解禁收益率、后市市場預期以及對公司長期價值的認可等。

    首批跟投企業僅1家虧損,最高投資回報率達671%

    自2019年7月科創板開市至今,首批上市的25家公司中有14家公司股價實現翻倍,其中9家公司股價漲幅超過300%。

    保薦機構跟投機制是科創板的一大創新舉措,要求券商通過另類子公司,使用自有資金,對科創板股票進行跟投。按照相關規定,跟投比例可能為2%~5%,鎖定期為2~3年。

    不同于普通投資者打新還要抽簽靠運氣,科創板跟投業務正成為券商盈利可觀、穩賺難賠的“好生意”。

    從數據上看,首批解禁公司中有13家跟投券商盈利超億元。中信證券在跟投方面仍是當之無愧的“一哥”,保薦跟投了3家首批科創板公司,浮盈達到5.34億元;位居第二、第三的為海通證券、中信建投,分別跟投2家、6家,浮盈分別3.82億元、3.63億元。

    投資回報率最高的為半導體芯片概念股安集科技(688019.SH),申銀萬國創新證券投資有限公司投入2602萬元,截至8月3日收盤時該部分市值2.01億元,浮盈1.75億元,投資回報率達671%。

    值得注意的是,首批25家科創板公司中,僅有一家公司存在券商跟投部分浮虧的情況,即由中金公司保薦跟投的中國通號(688009.SH),券商投入資金2.11億元,累計虧損1265.66萬元。

    金融行業分析師王赤坤告訴記者,“跟投機制類似綠鞋機制,都是為了保證IPO成功的具體舉措。一方面,券商能夠給IPO公司帶來一定資金,提高上市成功率;另一方面,如果券商輔導的公司質量不高,股價下跌會導致自身利益受損,因此客觀上會確保和推進科創板IPO的整體質量?!?/p>

    整體盈利可觀,今年減持力度弱于去年

    原本是科創板匹配的上市跟投制度安排,卻逐漸成為券商重要的利潤收入來源,統計兩年來券商跟投數據可以發現,越來越多的券商加入布局,已有的券商則不斷進行再融資擴充資本,科創板良好的成長性讓各路投資者持續重金加碼。

    作為A股市場改革的“試驗田”,科創板在短短兩年內從首批25家公司擴容至311家,IPO融資額超過3800億元,占同期A股融資額逾四成,板塊市值從零起步,如今突破5萬億元,上市公司的數量與整體經營情況在穩步提升。

    從業務來看,券商跟投科創板上市公司總數達到328起,這些科創板上市公司獲配投入資金163.83億元,券商跟投實現浮盈254億元,兩年實現投資回報率155%。

    具體來看,中信證券、中金公司、海通證券跟投數量位居前三,浮動盈利分別達到了37.46億元、34.94億元以及33.52億元。

    就個股而言,有3家企業的跟投收益率超過10倍。具體來看,中信證券跟投的納微科技(688690.SH)兩年收益率達到了1176%,廣發證券跟投的美迪西(688202.SH)達到了1168%,東興證券跟投的固德威(688390.SH)達到了1145%。

    當然就投資來講,有得必有失。也有6家券商在跟投項目虧損上千萬元,但總體而言仍然是“賺多賠少”。其中單個個股上虧損最多的同樣是“跟投王”中信證券,在凱賽生物(688065.SH)上認購1.11億元,賬面浮虧1883萬元;華泰聯合證券跟投三生國?。?88336.SH)6000萬元,浮虧1696萬元;招商證券跟投久日新材(688199.SH)7416萬元,浮虧1431萬元。

    “在國際市場上,其實很多投行都有參與保薦項目IPO的慣例?!敝袊鹑谥菐焓紫鹑趯W家宏皓告訴記者,“參與跟投十分考驗券商的專業能力,而且在輔導過程的幾年時間內,券商對跟投企業的了解是十分深入的,在這種情況下跟投盈利概率會相對提高,而如果真的判斷失誤導致投資虧損,那么也只能自己承擔損失?!?/p>

    此外,也有券商內部人士指出,由于科創板背后不同券商參與IPO家數和營收規模不同,跟投市場也出現明顯的“馬太效應”,即大券商項目數全面碾壓小券商的現象。

    今年的另一個特征是,科創板二季度以來賺錢效應良好,使得今年券商到期解禁的力度明顯弱于去年同期。

    以上證科創板50成份指數為例,自2020年設立以來持續性走高,在2020年7月達到最高位1726點,當月也是科創板部分股東滿一周年解禁,由此出現了減持潮,這也導致該指數持續震蕩下跌,短短兩個月跌去了24%。

    Wind資訊顯示,今年7月~9月,對應的解禁市值分別為2355.71億元、1362.78億元以及599.84億元。其中,7月的解禁市值占2021年科創板解禁總市值近四分之一,僅次于2020年同期3527.37億元的規模,成為科創板開板以來第二大解禁高峰。

    但與去年同期相比,今年科創板整體形勢向好,券商跟投部分浮盈可觀,尚未出現券商減持潮。

    廣發證券資深策略分析師曹柳龍指出,解禁不是很重要,因為解禁不代表減持。根據測算,目前科創板解禁后的減持比例大概就3%左右。整體來看,產業資本的減持還是比較平穩,沒有出現解禁后減持成風的情況。

    跟投機制推動業務轉型,券商年內密集“加裝備”

    近年數據顯示,各大券商的輕資產業務收入占比逐步降低,重資產業務收入占比逐步提升。不過目前國內券商的重資產業務比國際同行的占比低得多,美資投行巨頭的凈資產規模能達到國內券商龍頭的10倍,規模上的差距還很大。

    陳夢潔指出,對比參考國外券商的業務發展,當前我國券商投行業務是與經紀業務、自營業務、資產管理業務并行的相對獨立的業務部門,而科創板跟投制度激發了券商的轉型需求,加速了內部組織架構的重塑,需要以保薦、跟投業務為抓手,探索投行、研究所、另類投資子公司等部門全面協作。發展重資產業務是國內券商提升國際化水平的必經之路,重資產業務依靠資產負債驅動,能強化券商在資本市場的核心地位,但也意味著券商面臨更大的市場風險和資金需求。

    從目前券商各類重資產業務來看,科創板跟投業務整體風險可控、浮盈豐厚,同時也是券商轉型的方向之一,目前正成為各家券商投入大量資源重點發展的業務。

    東莞證券分析師許建鋒表示,當初設立跟投政策意在讓保薦機構對發行人股價定價進行審慎研究,發展至今日,跟投浮盈普遍可觀,這也使得越來越多的券商開始設立全資另類投資子公司,那些提前布局的券商也有加大投資的趨勢。

    一些券商積極申請設立或增資另類投資子公司??苿摪逶谥贫劝才欧矫?,為了避免保薦機構利用“跟投”制度對股票定價進行干擾,科創板將“跟投”主體與保薦機構分開,且限定為保薦機構的子公司,資金來源也被限定為自有資金。因而設立另類投資子公司是券商加入分享科創板“蛋糕”的先決條件。

    中小券商目前是設立另類投資子公司的主力。7月,就有萬和證券和財達證券公告,設立另類投資子公司并完成工商登記。萬和證券公告,另類投資子公司萬和投資投資范圍為參與科創板和創業板跟投,注冊資本15億元。

    科創板的跟投機制將會大量消耗跟投主體的資本金,因此對承接科創板項目的券商凈資本提出更高要求,資本規模越大、募資能力越強的券商有望在科創板的長跑中占據更多優勢。

    近期,中銀證券、東方證券和中泰證券等券商紛紛向其另類投資子公司大舉增資,其中東證創投(東方證券的科創板跟投業務主體)年內已經獲得東方證券兩次增資,規模達14億元。數據顯示,東證創投上半年實現凈利潤2.8億元遠遠超過去年全年2.06億元凈利潤,這或許是東方證券連續給東證資管“補血”的主要動機。

    此外,今年有多家券商實施或發布配股方案。記者統計顯示,發展投資與交易業務成為券商再融資募得資金中最主要的投向,部分預計將用于其子公司科創板跟投業務。

    不過,對上市券商的“配股熱”,中信建投證券研報亦有提醒,上市券商的業務結構愈發重資本化,凈資本“軍備競賽”愈演愈烈。但2021年以來,券商板塊行情低迷,投資者并不樂意認購券商的增發股份或可轉債。為此,許多券商選擇了配股作為再融資手段,讓現有股東做出“認購或者承受股價攤薄”的兩難選擇,可能引發既有股東的不滿和拋售。

     返回21經濟網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