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vuo9h"></rp>
  • <dd id="vuo9h"></dd>

    首頁 > 金融 > 正文

    新興市場股債資金7月“冰火”:對沖基金A股選股調整,中國國債再受寵

    2021年08月05日  05: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植 

    8月4日,中央結算公司發布的7月份債券托管量最新數據顯示,當月境外機構的人民幣債券托管面額達到33751.87億元,較6月份環比大增753.52億元。

    隨著美聯儲提前收緊QE預期持續升溫,7月流向新興市場國家的全球資本明顯回落。

    8月3日晚,國際金融協會(IIF)發布最新數據顯示,7月流入新興市場國家的股票與債券的全球資本減少至77億美元。其中,當月新興市場股市凈流出105億美元,創下過去10個月以來的最差數據,反而是流向新興市場債券的全球資本恢復到疫情前水準。

    一位華爾街大型多策略對沖基金經理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7月新興市場股市遭遇逾百億美元資本流出的另一個原因,是7月底中國加強對部分行業的政策監管,導致眾多對沖基金選擇減持A股避險。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了解到,不少對沖基金的確在7月底匆忙減持A股。因為他們認為中國采取的監管措施,令互聯網、教育培訓等行業原先的業績高增長軌跡“不復存在”,相應個股的估值驟然偏高,迫使他們選擇拋售“鎖定收益”。

    “本周以來,這些對沖基金又開始重返A股市場,但他們的選股交易策略做了不少調整?!鼻懊婺俏蝗A爾街大型多策略對沖基金經理指出。比如這些對沖基金的A股選股模型增加了行業未來發展趨勢的研判,包括所投資的行業是否符合中國社會經濟未來發展方向,是否得到中國政府持續的支持等。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外資在A股投資策略上的調整,人民幣債券則持續贏得全球資本的青睞。

    8月4日,中央結算公司發布的7月份債券托管量最新數據顯示,當月境外機構的人民幣債券托管面額達到33751.87億元,較6月份環比大增753.52億元。

    “這主要得益于7月中美利差驟然走闊至160個基點上方,提振了中國國債的投資吸引力。與此同時,全球疫情再度卷土重來,驅動全球央行與主權財富基金加快增持中國國債的步伐,提升自身債券投資組合的安全性?!辈剪數侣Y產管理公司市場策略師Oliver Pursche坦言。

    對沖基金迅速調整A股選股模型

    在多位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看來,7月新興市場股市遭遇百億美元資金流出,其實在市場預料之中。除了美聯儲提前收緊QE預期升溫導致部分對沖基金選擇提前減持新興市場股票并回流資金,7月底中國對部分行業加強監管措施,也導致他們暫時選擇撤離A股觀望。

    上述多策略對沖基金經理透露,目前華爾街不少對沖基金主要擔心中國監管政策正令教育培訓、互聯網等行業未來業績增長迎來一個巨大的拐點——以往的業績高增長軌跡將不復存在,導致他們以往的選股交易策略必須做出巨大調整。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以往對沖基金對A股的投資,多采取選股交易策略,即精選個股進行長期配置,依靠個股業績持續高增長獲取豐厚的股價上漲收益。但隨著近期中國采取相應監管政策,令互聯網、教育培訓等行業個股業績增長基本面出現巨大變化,迫使他們需迅速減倉,轉而調整選股交易模型。

    “目前,多家大型對沖基金已完成了A股選股交易策略的評估與調整,即剝離不符合中國社會經濟發展方向,未來存在較高從嚴監管風險的個股與行業,轉而調入政策相對友好,且符合中國經濟社會未來發展的行業與個股?!彼硎?。隨著相關A股選股交易策略調整獲得基金投資委員會批復,未來兩個月這些對沖基金將重返A股市場,且他們并未大幅削減A股投資比重。

    有“新興市場教父”之稱的傳奇投資人馬克·莫比烏斯認為,近期中國采取的監管政策未必是壞事。因為受監管政策沖擊的,是一些占據壟斷地位且排斥中小企業發展的巨頭企業,這反而令眾多中小企業迎來新的發展機會。更重要的是,隨著中國經濟持續穩健增長且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度日益增加,沒有投資機構會“忽視”中國投資機會。

    CPM Group管理合伙人Jeffrey Christian認為,隨著越來越多對沖基金紛紛重返A股市場,未來兩個月新興市場股市的資金流入額將很快觸底回升。目前真正影響新興市場股市資金流入的最大變數,是東南亞等新興市場國家能否抵御新一輪疫情沖擊確保經濟持續復蘇,一旦東南亞等新興市場國家因疫情沖擊不得不重啟經濟封鎖措施,那么更多全球資本將涌入A股市場,導致流向其他新興市場國家的資金大幅減少,重現去年3-5月疫情全球暴發初期的場景。

    多因素令中國國債持續受青睞

    在7月新興市場股市意外遭遇資本流出之際,新興市場本幣債券市場的資金流入則恢復到疫情前水準。

    IIF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7月流入新興市場本幣債券的全球資本達到約182億美元,與2019年初疫情暴發前夕相當。其中,大部分資金仍流向中國國債。

    中央結算公司發布的7月份債券托管量最新數據顯示,7月外資環比增持753.52億元中國國債(約合115.92億美元)。

    在前述多策略對沖基金經理看來,這背后,一是近期負收益率歐洲債券規模再度激增,迫使全球央行與主權財富基金增持中國國債以提振債券投資組合收益率。二是中國等新興市場國家經濟穩步復蘇,也提振了新興市場本幣債券的投資吸引力。

    “更重要的是,7月美債收益率意外下跌導致新興市場本幣債券與美債之間的利差優勢進一步擴大,加之此前金融市場擔心的美聯儲提前收緊QE預期升溫將引發新興市場資本外流與貨幣貶值狀況并未發生,令全球投資機構紛紛在7月追加新興市場本幣債券投資?!彼治稣f。

    Oliver Pursche認為,只要美聯儲遲遲不摳動收緊QE的扳機,未來全球資本加倉新興市場本幣債券的力度將持續高漲,這主要基于全球資本加快資產多元化配置的需要。

    畢竟,三季度全球金融市場仍有不少黑天鵝事件風險,比如美國兩黨針對美國國債上限調整的博弈,可能令美國再度陷入債務違約風險;美國經濟增速趨緩令美債美股存在較大的估值調整風險等,迫使全球投資機構必須將資金從美債美股撤離,分散配置到不同國家資產以規避單一市場風險。

     返回21經濟網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